当前位置:首页 > 人生哲理 > 正文

别摸了我的水快流出来了 大炕上的暴伦小丹

浏览:11670   评论:0   

我们之间的事情你一定要保密。”

别摸了我的水快流出来了 大炕上的暴伦小丹

我这才明白,不禁问到:“那你爸?”

 

安芸萱的眼中顿时多了几分仇恨:“他就是个人渣,以后不许在我面前提他。”

 

我识趣的闭了嘴,沉默片刻,安芸萱这才红着脸看着我:“转过去。”

 

我这时候才注意到,她现在身上依旧什么都没穿,只是用被子稍微挡住,大半的身体都还暴露在外。

 

本来我就被勾起了火,下面涨得厉害,这会安芸萱这个样子更是刺激,硬是让我觉得有些胀痛。

 

下意识的扶了一下,安芸萱也发现了我的异常,脸色更红几分:“流氓!”

 

我这边已经很难受了:“这又不是我控制得了的,再说了,这一个月来,你光让看不让碰,我就算是没问题,也要憋出问题来了。”

 

安芸萱看了一眼我高高顶起来的裤子,狐疑的问到:“真的?”

 

我装作痛苦的样子:“真的,这火是你勾起来的,你可得负责灭火。”

 

安芸萱的脸红得都快滴出水了:“没门!”边说着,边拿出一张卡丢给我。

 

“自己到外面解决去。”

 

我知道现在让安芸萱帮我解决,完全是异想天开,不过这也勾起了我的好胜心。

 

总有一天,我要让你这个高傲的金凤凰,匍匐在我身下。

 

拿了卡正准备出去,刚到门口,就听见后面有人喊我。

 

“姐夫,这么晚了,你去哪儿啊?”

 

我回头一看,安芸初穿了一声清凉的热辣运动装,小蛮腰大胆的露出来,头发也扎成了马尾。

 

这会我是真受不了什么刺激了,只能慌乱的移开目光。

 

“就是出去透透气。”

 

安芸初走了过来:“正好我要出去夜跑,我们一起吧。”

 

我有些搞不懂,她这段时间不是一直躲着我吗,怎么今天突然变主动了?

 

正疑惑的时候,安芸初忽然凑到我耳边,小声说到:“我有些话想问你。”

 

我这才点了点头,跟着她出了门。

 

离别墅区不远有一条江,平时在这里夜跑的人也不少,不过现在的确太晚了,基本没什么人。

 

安芸初这才拉着我停了下来,在一处草地上坐了下来。

 

本来我的火就没消下去,这会安芸初身穿运动背心,两团饱满完整的勾勒了出来,一度让我移不开眼。

 

安芸初见状,娇羞的扭了一下身子:“姐夫你往哪儿看啊,你不是刚和我姐……那个完吗?”

 

说到这个,我就有些无奈:“我根本就没碰你姐。”

 

安芸初还有些怀疑,但是见到我鼓鼓嬢嬢的裤子,这才相信。

 

“我姐果然不让别人碰她,她一直都讨厌男人,你算是这么久一来最成功的,至少你还能和我姐睡在同一张床上。”说着,安芸初的眼神又严肃了几分,“你可不许逼我姐啊。”

 

我也只有苦笑一声,我现在哪儿敢惹她,刚才纯粹是被气晕了头。

 

不过一想到安芸萱的身体,我就一阵充血,下面更是肿胀得厉害,脸上不禁有了几分痛苦之色。

 

安芸初见状,担忧的拉住我:“姐夫,你很难受吗?”

 

“岂止是难受,我感觉我都要爆炸了。”我说着,看向她。

 

正好一阵微风吹过,撩起安芸初的几丝秀发,一下子勾住了我的眼睛。

 

说起来,这两姐们的身材样貌都十分拔尖,不分伯仲,之前和安芸初那一次,简直让人回味无穷。

 

一想到这里,我呼吸顿时变得有些急促,终于忍不住了,一把揽过她的腰肢,在她脖子上亲吻吮吸着。

 

安芸初惊呼一声,慌忙的要推开我,但是根本没用:“王晟,你现在是我姐夫,我们不能这样,要是让我姐和我妈知道了……”

 

“现在这地方又没别人,她们怎么可能会知道。”

 

“王晟……”安芸初还想说什么,但是已经吐不出完整的音节出来,余下的话全部变为了诱人的喘息声。

 

我的手掌从她光洁的皮肤上滑过,安芸初的呼吸逐渐变得燥热起来,双腿也不自觉的开始摩擦。

 

没想到,她居然这么敏感。

 

而我,已经彻底按捺不住了,直接脱下了她的运动背心,里面的风景顿时跳了出来。

 

········

第六章

········

安芸初心里知道这么做是不行的,但是从对方身体上传过来的火热,太让人容易让人沉沦。

 

她在心里不断的告诫自己,这么做是不对的,这是她的姐夫。

 

但是身体的本能却一步一步压过了她的理智,那火热的手掌滑过她的肌肤,所过之处就犹如触电一般,带着舒麻感。

 

接着一个嘴唇吻了上来,粗暴的撬开她的牙关,在里面肆意搅动索取起来。

 

安芸初想拒绝,但是这实在是太舒服了,自己不由自主的开始回应起来,任凭那双手揉捏着自己的高峰,翘臀。

 

可越是这样,安芸初心里就越复杂。

 

这种违背伦理的事情,让她有种深深的羞耻感,但是却又感觉到一种刺激。

 

她甚至有些后悔,如果当初把事情坦白,是否现在他们至少能够光明正大。

 

现在的话,已经晚了,姐姐和姐夫,每晚的声音她都听得清清楚楚,不知道为何,每次都能勾起她的渴望。

 

理智告诉她不能这样,但是身体已经不受控制。

 

一条小舌,从她的脖颈间慢慢滑到了胸口,身体越来越渴望,但是最后的理智还在,控制着她没有彻底放开。

 

只是这种身心的双重折磨,让她几乎要失守了。

 

不可以。

 

但是如果只是这样的,也不算背叛我姐了吧?

 

鼻息已经越来越热,安芸初忍不住小声叫喊,但是每一个音节都充满了靡靡的味道。

 

安芸初的声音越发的刺激我,她瘫软在我身下。

 

我没想到,她的身体居然敏感到了这种地步。

 

她瘫软在草地上,一副任君采摘的样子,而我终于控制不住,把她的裤子给脱了下来。

 

我已经不再满足表面的索取,我还想要更多。

 

一双手,慢慢朝着她的更身处探索过去。

 

安芸初这时候身体猛然一颤抖,有了几分理智,用尽力气把自己身上的这个男人推开。

 

我喘息着,不解的看着她:“芸初,怎么了?”

 

我明明感觉到,安芸初已经进入了状态,但是怎么突然间又把我推开了?

 

“姐夫,我不能对不起我姐。”

 

我只觉得心里乱成一团,身体也难受到了极点,这个时候,我几乎忍不住想告诉她,我和安芸萱之间是在演戏。

 

但是这时候,只见安芸初一脸纠结,犹豫的抬起手,放在我的胸口上。

 

“姐夫,你真的很难受吗?”

 

我点了点头,就见着安芸初脸色一红,仿佛做了什么决定。

 

“我不能对不起我姐,但是也不想看到你有事,我们不能那样,但是我可以用别的方法帮你解决。”

 

接着,就看到安芸初解开我的拉链帮我……

 

我猛的倒吸了一口气,这种感觉,让我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。

 

她的技术很生涩,明显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,不过她很努力,这般样子实在是太让人感到愉悦了。

 

“舒服吗?”安芸初问我,更是让我血脉喷张。

 

本来就憋了许久,又来这么刺激的,就算我再厉害,也撑不了多久。

 

过了一阵,我猛吸了一口气,体内积压的火焰,终于释放了出去。

 

……

 

我躺在草地上,微微喘着气,心里带着莫大的满足。

 

休息了一会,我们各自把衣服穿好,我这时候才想起来,安芸初这次叫我出来好像是有事的。

 

“安芸初,你叫我出来是有什么事吧?”

 

安芸初神色复杂的看了我一眼,然后叹了口气:“我只是想告诉你,不要太为难我姐姐了,这个家好不容易才有今天,你千万不要把这种美好的日子给葬送。”

 

我心里微微有些不爽,安芸萱不为难我都不错了,我哪里敢为难她。

 

不过看到安芸初,想到刚才那么为我,我也不忍说其他的。

 

“好。”

 

安芸初乖巧的点了点头:“我们回去吧。”

 

先后回了家,这一夜平静的度过。

 

之后,安芸萱对我倒是没有以前那样冷漠了,不过在没人的时候,还是对我保持着适当的距离。

 

而安芸初也不像之前那样躲着我了,说起来倒是因祸得福,让我在安家的处境不像以前那样尴尬。

 

就这样又过了一段时间,这天我买菜回来,却发现一个陌生的小女孩出现在家里。

 

说是小女孩,但是估计也不比我小多少,大概是个高中生。

 

她身体发育已经初具规模,看得出来等到日后又是一个尤物,现在更是还带着几分稚嫩,简直太诱人了。

 

估计是谁的客人。

 

我如此想着,正准备打招呼,但是没想到她一见到我,顿时不怀好意。

 

“你赶紧离开,我们家不欢迎你。”

 

我直接懵了。

 

我们家?难道安家其实是三姐妹?

 

我只得笑着解释:“你是安芸萱的妹妹吧?我是安芸萱的丈夫。”

 

没想到,那女孩忽然摇起了头,一副不要听的样子:“你才不是我妈的丈夫,你赶紧滚出去!”


你可能感兴趣

相关资讯

热点资讯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

作者:admin    日期:2021-10-05 21:12:31    分类:人生哲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