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人生感悟 > 正文

一前一后的动了起来 肉肉很多的糙汉文

浏览:46   评论:0   

坐在靠窗的地方乘凉。照她的话说,店里花团锦簇,有利于她的宝宝发育,还能蹭蹭姜禾的双胞胎好运。      一前一后的动了起来 肉肉很多的糙汉文    

    两个一模一样的娃娃养起来实在太有意思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在商量什么?”

    听着后面许青和姜禾窃窃私语,宫萍不由狐疑回头。

    没听错的话,她好像听到了“焰发少女玛琪娜”什么的。

    宫萍有点兴奋,“他们姐弟俩谁玩这种游戏?该揍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有,我们在商量怎么藏好,他俩暑假说不定会研究电脑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宫萍沉默了,眼神都有些不对了。

    “当个人吧。。”

    “这有什么,总不能给他们买两台新的,一家子四台电脑,开工作室啊?”许青道,“等他们上大学再说。”他转过头继续和姜禾商量。“所以就把游戏都放在我的电脑里,我的电脑还要工作,不能给他们碰……”

    人家都是青春期孩子要藏起来小黄油和小说免得给父母发现,两口子反而要藏起来避免影响到他们学业。

    宫萍听了一会儿实在忍无可忍,摸着肚子站起来准备回去了。

    “把你们刚刚说的那个游戏,补丁发我一份儿。”她出门前嘱咐道。

    “怀孕了还玩?”姜禾问。

    还是个大龄产妇。

    “有规定孕妇不能玩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注意身体。”

    “我可健康了!”

    宫萍哼一声,她这些年不仅练瑜伽,还会健身,虽然比不上两口子那么能打,但是也比一般人健康许多。

    在医生说过应该没大问题后,她便备孕了。

    烈日炎炎,宫萍拿着伞准备打开,迎面走来一个人,她于是又把伞放回包里。

    许青望着街道上撑伞离开的两人,忽然发现自己都没帮姜禾撑过伞。

    “你看什么?”姜禾见许青视线转过来自己这边,盯着自己瞧。

    许青摇摇头。

    这女人天天上蹿下跳,伞要是会说话,肯定不乐意。

    他们在花店,姐弟俩在家里,许十安为了合群玩一个网络游戏,兴趣不大,更没氪金欲望……

    氪给纸片人不如氪给潇潇。

    许锦在网上搜啊搜,忽然扯扯十安,“弟,你快看!”

    “看什么?”许十安纳闷,侧过头发现是视频。

    年轻时的老爹穿着锁子甲拿一米六大剑,潇潇她爸拿着短短的长剑……

    嚯!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游戏?我要玩!”许十安瞬间就被俩人的烂推广给吸引住了。

    许锦目光炯炯有神,双手按在电脑上噼里啪啦一顿敲。

    搜索。

    “那游戏早停运了。”

    姐弟俩遗憾地发现这个事实。

    瞧瞧时间还早,许锦继续搜寻禾苗青大人的关键词,在她看来,这比十安玩的破游戏有意思多了。

    那是很多年前火过的英雄联盟,还有炉石,甚至扫雷也有……

    原来老妈是个游戏达人,说不定还是非主流那种,噼里啪啦敲键盘——许锦陷入幻想,她实在想象不出姜禾年轻时非主流的模样。

    但是游戏玩这么好,很可能就是那种非主流,所以才没上学,然后经常被许青用外语欺负。

    据此推测,姜禾年轻时应该还是几条街的老大,动不动提着刀和人对砍,然后和许青砍出了爱情的火花,最后俩人收心了……许锦觉得故事应该是这样,才能有看头。毕竟家里一大堆刀剑不是作假的。

    “你别摸我脚!”

    视频里一道小声的喊把许十安目光吸引过来,许锦反应迅速,面不改色地关掉网页,只留个桌面。

    “那是什么?”许十安觉得姐姐好像在看什么有访问风险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小孩子别多问。”

    许锦淡定道。

    老爹老妈年轻的时候玩的好花呀……

    往年寒暑假都会出去玩一趟,去各个古迹名胜,虽然名义上是带姐弟俩多转转,不过只有小学的时候他们才傻乎乎的信,看许青的样子,一直都是在带着姜禾到处逛到处看,他俩是顺带的。

    今年宫萍不太方便照顾花店,姜禾也已经逛够了,于是便哪里也没去,该卖花卖花,该游手好闲游手好闲。

    七月流火,八月未央。

    又是一年夏末,在尾巴尖上下了一场暴雨,仿佛要把这座城市浸没,澜江水位节节高涨。

    电闪雷鸣,姜禾就在露台门口站着,看外面密集的雨幕。

    “妈,你在担心老爸吗?”许锦问。

    “我担心他再捡个人回来。”

    姜禾玩笑道,许青仗着功夫好懂水性去做志愿者,让她不由想起以前在苏州时捞起的那个女孩。叫什么名字都早已忘记,不过后来她还在私信里给两个人留过言,说现在生活得很好,再次感谢了许青一番。

    那个吊儿郎当的家伙,看似无所事事,其实一直都心怀梦想,有一副热心肠,只是平时喜欢气人罢了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要再捡个人?”许锦有点迷惑。

    “因为你爸的梦想一直是当大侠,仗剑行侠。”

    “哦~”许锦恍然大悟,“所以他叫你女侠?”

    “因为我真的是女侠。”姜禾认真道。

    “嘁。”

    “我相信,咱妈是女侠!”许十安很机智地站在姜禾这边,表示自己相信。

    姜禾瞥他一眼,“你相信也没用,敢碰我的花试试?”

    “那算了,我还是不信了。”

    许十安比许锦现实多了,也继承了许青气人的天赋,不管有事没事都让人想揍他一顿玩玩。

    下雨天打孩子,闲着也是闲着,姜禾伸脚一勾,搬进来的剑架上一把剑就被挑起来落到手里。

    见到这一幕,许十安很明智地滚回房间去背英语了。

    陌生而又熟悉的感觉上手,姜禾闭了闭眼睛。

    外面响起沉重的脚步声,钥匙插进锁孔,而后转动。一身湿透的许青带着雨水走进来,身上是志愿者的雨衣,已经有些破损。

    “拿剑干什么?”他有些奇怪,“冲出去找我不成?”

    “准备打十安来着。”

    姜禾随手把剑丢到一旁,过去帮许青摘下雨衣,拿干净的换洗衣服。

    许锦趴沙发上瞅着,直到被姜禾扫了她一眼,她才爬起来钻回自己房间,把空间留给两口子。

    姜禾就很轻松地把许青推进浴室里去,帮他洗头搓背,顺便检查一下有没有受伤。

    “你刚才想去找我吧?”

    “净臭美。”姜禾拍了他屁股一巴掌,手戴上搓澡巾,用力揉搓。

    “小点力,搓澡巾让你用出钢丝球的效果!”

    许青哎呀哎呀乱叫,拿喷头喷她,衣服被沾湿的姜禾大怒,强力镇压这货。

    时光静悄悄,很多东西都随着时间改变,又仿佛什么都没变。

你可能感兴趣

相关资讯

热点资讯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

作者:admin    日期:2021-10-23 04:24:53    分类:人生感悟